作者:吴景略  文章加入时间:2019-12-07 16:54:58 浏览数:54
【徽骆驼】《虞山琴话》-吴景略


   明万历间,天池严公结社琴川,始正元音,琴道赖以中兴,人咸称之曰虞山派。嗣后邑中能琴之士,当不在少数,而询诸父老,难能道者,深以为憾。王东漵氏《柳南随笔》,载有关于琴事者三则,严公之轶闻一则,兹录之于后,俾资参考。又《常昭合志?艺学列传》,亦载能琴数人,并附及焉。

    先贤子游墓,在虞山之巅。前明万历间,有樵者过墓上,见一叟衣冠甚古,独坐鼓琴。樵者掷斧柯听之。叟欣然曰:汝欲学耶?因令每日过墓,授以清商数曲。后樵者于昭明读书台下,闻有达官贵人鼓琴为会者,亦倾耳听,已而笑曰:第五弦尚未调也。鼓琴者曰:汝何人亦解此耶?试调其弦,果如樵者所云。遂令其一再弹,则泠然太古音也,大惊异,为易冠巾与定交。问其所从学,樵者以告,且询其衣冠状,乃知所见者,为子游也。吾邑严太守天池之琴,至今名满天下,而其传实自樵者,故海内推为正音焉。又闻其人本一染者,徐其姓,太守公字之曰亦仙云。(按《常昭合志?艺文类》,载天池先生著《松弦馆琴谱》《一言半句》《云松巢集》等书,《柳南随笔》所述严太守师樵者事,即据《云松巢集》。)

   明万历中有沈太韶者,不知何地人。善鼓琴,所弹《洞天春晓》《溪山秋月》二曲。吾邑陈崐源妙会其旨,赵应良云所,则必陈入室弟子也。赵之琴理,为天下第一,尝独夜对月,一弹再鼓。闻庭外鬼声凄绝,谛视之有人长二尺许,皆古衣冠,杂坐秋草间,作听琴状。其声之妙,殆感动鬼神矣。云所尝与同邑严太守天地为琴会于松弦馆,遂勘谱行世。而陈禹道锡贤,复从赵受学焉,锡贤精苍梧曲,邑人以陈苍梧呼之。

   谭清字冰仲,善琴,得季莲磵之传,胡笳四序,尤为擅长。所居在邑之支塘,编竹为屋,环以疏篱,流水桃花,如武陵世外。兴至一弹再鼓,余韵悠然,既殁后,犹有琴声隐隐从竹屋中出,风清月白之夜,邨人往往闻之。

    严太守天池澂,相国文靖公子也。将赴邵武之任,与郡邑城隍神约曰:某必不携邵武一钱归,神其鉴诸。既抵任,苞苴尽绝,惟有茶果银一项,士民为官长称觥敬者,其俗相沿已久,于是争致。诸公复苦劝受之以供薪水费,辞不获己,积之共若干金,迨致仕归,舟次吴门,以原银付家人曰:吾前与城隍神约,不携邵武一钱归矣。此银何所用?其以为修治桥梁费乎。于是择日鸠工,自郡之齐门外,至邑之南门,凡桥梁倾圯者,悉修治焉,行人至今便之。(以上均见《柳南随笔》)

   陈禹道,字锡贤,瓒之侄,善品茶,尤善琴,万历中,古调不弹,严天池集天下琴师,讲论数年。今所行严氏《松弦馆琴谱》,皆禹道所参订也。

    季国瓛字莲磵,严括字大年,单嘉孝字臻压,程伯垣,俱善琴。

    赵应良,字云所,善琴。

    陆亮,字友桐,工吟咏,尤长于书,善抚琴,故以友桐自字云。

    谭清,字冰仲,善琴,得季莲磵之遗,兼通医,工画兰,亦能诗,著有《卧游斋稿》。

    宗室,字而潘,精于琴,亦善吹箫。

    蒋传铨,字宫瞻,生有夙慧,年十三即通琴理,并工诗文,未冠卒。(以上均见《常昭合志》)

民国二十六年一月录于焦尾泉畔筝声琴韵室
(本文摘自《今虞琴刊》)




·【徽骆驼】琴歌辨
·【徽骆驼】1958年的古琴演出活动
·【徽骆驼】《丝桐神品》序
·【徽骆驼】古琴音乐的审美情趣
·【徽骆驼】古琴琴铭
·【徽骆驼】民族乐器与其十大名曲
·【徽骆驼】姚丙炎的艺术生活
·【徽骆驼】又烧脑又通透——听陈长林老师讲《古琴泛音的数目与徽位》
·【徽骆驼】谈琴曲《欸乃》打谱
·【徽骆驼】 潍坊第三届古琴艺术节成功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