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田青  文章加入时间:2020-01-26 18:40:10 浏览数:79
【徽骆驼】《丝桐神品》序

 田 青


在一出中国人家喻户晓的京剧《空城计》中,苦于无兵防守的诸葛亮面对攻城的15万敌军,故意大开城门,自己端坐城楼之上,气定神闲地弹着一件乐器。他边弹边唱道:“我这里只有琴童人两个,我是一无有埋伏二无有兵……”在诸葛亮飘逸潇洒的琴歌声中,敌军统帅司马懿唯恐中了埋伏,下令撤军。这段脍炙人口的精彩唱段,是京剧最著名的“老生”唱段之一;这个故事被后世的军事学家奉为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冒险;而诸葛亮所弹的这件吓退了15万敌军的乐器,叫做古琴。

古琴原来只叫“琴”。中国古代名物的习惯,是一字一音一意,琴与瑟、筝、钟、磬、笙、鼓等单名的乐器,都是中原固有的乐器,而琵琶、筚篥等乐器,则大抵是张骞凿空之后通过丝绸之路传入中原并逐步中国化的。因为“琴”在中国文化中无出其右的重要性,在汉语里,琴字逐渐成为所有乐器的统称,为了有所区别,才在“琴”字前加了一个“古”字,是名古琴。古琴是中国文人的乐器,因此,它也像中国文人一样,还有一些雅号,比如瑶琴、玉琴等等,也有一种更直接的称呼:七弦琴。

在中国乃至世界上,人们发明和使用着许许多多的乐器,所有的乐器都各具特色,其中有许多乐器有着丰富的表现力和文化积累。但是,像古琴这样负载着如此众多文化内涵的乐器却绝无仅有。因为古琴不但有着3000多年悠久的历史,留下了3000多首古老乐曲,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从公元7世纪一直使用到现在的乐谱系统,曾经涌现过许许多多著名的琴家,最重要的是古琴自诞生之日起,就与中国的传统文人与传统文化联系在了一起,在中国文人的“四艺”——琴棋书画中居首,自魏晋之时,就有“左琴右书”之说,成为文人必修的功课。而且,因为孔子“无故不撤琴瑟”,以琴歌“教化人生”,所以被称为“圣人之器”,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享有崇高的地位。

但是,随着中国传统社会在近代的衰落,中国传统文化也一步步走向衰落。中国百年来的社会巨变与西方文化的强势进入,使古琴艺术与其他所有中国传统文化一样,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古琴艺术,这个中国文人的代表性艺术,更因为“文人”这个阶层迅速被“知识分子”阶层所取代而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在某种程度上说,在今天我们所称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所有艺术品类中,古琴艺术的“濒危性”首屈一指。1956年,民族音乐研究所(即今天的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和中国音乐家协会派遣古琴家査阜西、许健、王迪负责进行了一次空前规模的古琴普查(请参阅本册中的《1956年古琴采访工作报告》),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普查的结果令人百感交集,亦喜亦忧:喜的是这门曾经无比辉煌的古老艺术经过百年雨打风吹之后,依然一息尚存,根脉犹在;忧的是在一个时有六亿人口的堂堂大国,能找得到的“琴家”居然不足百人!

应该怎么评价当年这次普查的意义和价值呢?应该怎么评价当年录制并留存到今天的这近三百首琴曲和这些演奏者的资料呢?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假如留存在人类记忆中的那场史前大洪水真的发生过的话,那么,它就是“诺亚方舟”中保存的生命种子,它就是那个在许多民族口头传说中最终延续了人类与人类文明的“葫芦”里的“葫芦籽”!

中国的民间智慧中有这样的一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都没有想到,古琴艺术从衰到盛的时间仅仅用了不到十年!2003年,中国古琴艺术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成为全人类共同的骄傲与遗产。这样的一个喜讯传入中国,正值这个在近代受尽了列强欺辱、而经“改革开放”二十年努力奋斗之后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民众开始回眸历史、寻找文化自信的基点、重新燃起复兴传统文化热潮的时候。于是,首先在大城市和经济发达地区的青年知识分子和大学生中间,悄悄兴起了一股“古琴热”,接着,这股“热”以超出所有人预料的速度向全国、向社会各个阶层蔓延。不到十年的时间,古琴,这个在当代社会生活中曾经几近绝迹的乐器及其它所负载着的一切,不但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成为“高雅”一词的最佳解释,而且,迅速成为了“时尚”的代名词,城市里迅速扩大的“中产阶级”和“首先富起来”的人们,尤其是有钱、有闲、有文化、有精神追求的中青年女性们,成为了“古琴热”的主力。而一些极具商人气质的各色人等,也瞅准这个机会把自己装扮成“古琴大师”,开办琴馆、广收徒众,有人甚至出版了《七天学会古琴》的“畅销书”,把自古被文人视为“圣人之器”的古琴“拉下神坛”。几年前,在北京居然开始流行一个“北京新四大俗”的说法,把“听昆曲、学古琴、喝普洱、练瑜伽”讽刺为“雅中之俗”,令人又是一个喜忧参半:喜的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从被遗忘、被抛弃、被边缘化到被崇敬、被追求、被普及;忧的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传统文化在迅速走向大众的同时,被庸俗化、浅薄化、商业化、泡沫化。

去除传统文化热中间“发烧”的部分,唯一的方法是正本清源、让民众知道传统文化的真谛和精髓是什么。具体到古琴的学习,我们希望有志于学习古琴的朋友、尤其是青年朋友,首先要对传统文化有一种敬畏之心,对传承了我们古老文化的传承者有一种感恩之心,然后,再静下心来,听一听前辈是怎么谈古琴、怎么弹古琴的。我们今天出版这套珍稀的、原汁原味的、由先辈古琴家演奏和录音的古琴音响,就是为了给今天的习琴者一个参考、一个榜样、一条进入古琴灵魂的通道。必须指出,其中一部分录音存在着由于当年设备的简陋和琴人多年荒疏所造成的瑕疵,但是,被打磨了的历史不是真实的历史。我相信今天的年轻人,有能力、有眼光、也有胸怀面对这些在音响中依然呼吸着的生命,直接面对他们,感受他们的心跳和体温,因为,在这些音响中流淌着的,不仅仅是琴音,而是我们血脉的源头。


中国艺术研究院:《丝桐神品——古琴》
北京:人民音乐电子音像出版社
2019年4月


 




·【徽骆驼】之侨卖琴
·【徽骆驼】特殊道友
·【徽骆驼】 古琴名手
·【徽骆驼】琴歌辨
·【徽骆驼】1958年的古琴演出活动
·【徽骆驼】古琴音乐的审美情趣
·【徽骆驼】古琴琴铭
·【徽骆驼】民族乐器与其十大名曲
·【徽骆驼】姚丙炎的艺术生活
·【徽骆驼】又烧脑又通透——听陈长林老师讲《古琴泛音的数目与徽位》